加入书架 | 推荐本书 | 返回书页

吾爱文学网 -> 侦探推理 ->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-> 第1664章 太阳怎么还不下山?

第1664章 太阳怎么还不下山?

上一页   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   下一页

    最快更新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最新章节!

    冲矢昴打电话报了警,回头发现池非迟没有去看尸体,愣了一下,才出声道,“警方不用一个小时就能赶到,我们先在这里等吧。”

    奇怪,池先生不想去看看尸体吗?

    池非迟站在岩壁下看着海面,感觉并没有好上多少。

    一角岩这一边面向夕阳,在刚才那边,他在岩壁下的阴影里,视野好歹能舒服一点,但站在发现尸体的这一边,岩壁也没有阴影能挡光。

    虽然随着太阳往下落,原本的橙黄光芒逐渐发红,他眼前不至于都是橙黄光晕,能看到海面大致轮廓,但这种情况也不适合去看尸体。

    看不清。

    他看物体轮廓有光晕模糊的感觉,比眼睛炫光带来的视物模糊更严重,要是他朝着尸体脸部伸手,结果却手指却从尸体脸旁过去,柯南和冲矢昴肯定会注意到,并且怀疑他当前视物困难。

    他记得剧情,记得尸体的大致样子,不用看也知道这个女人是谁、凶手是谁。

    视物全靠脑补2.0版本。

    灰原哀跟在池非迟身旁,在冲矢昴说话时,悄悄打量冲矢昴。

    这家伙肯定有问题,必须警惕。

    步美也乖乖待在池非迟身旁,一脸不忍地问道,“她是饿死的吗?还是受伤了?”

    “不是,”柯南又蹲到了尸体前,伸手扒拉女人的嘴,神色凝重道,“嘴里很干燥,皮肤没有弹性,她不吃不喝被困在这里至少三天以上,死因是脱水。”

    灰原哀:“……”

    有可疑的家伙在,江户川就不能收敛一点吗?真是没一点防备心。

    冲矢昴见池非迟不去看尸体,原本还犹豫自己要不要破坏公平,听柯南把尸体情况都说了,干脆也就不到尸体旁边,眯眯眼看了看池非迟眼底的一抹红色,也靠到了岩壁前。

    池先生的眼睛还真会变成红色啊,不过可能是夕阳往下落,夕阳光芒的颜色变化,看起来只是眼底映着一点红色,也不是很奇怪嘛。

    耐心点,他就不信池先生一直这么站着。

    一分钟过去了……

    池非迟站在原地,点了支烟,继续看海面。

    太阳怎么还不下山?

    冲矢昴:“……”

    才这么一会儿,不急。

    五分钟过去了……

    孩子们后知后觉地想起还有个渔船主在等他们,元太和光彦跑去跟井田说了一声,又带着井田回来。

    池非迟依旧站在原地,抽烟看海。

    太阳怎么还不下山?

    冲矢昴:“……”

    等,等这支烟被抽完,他就不信池非迟一直不去看尸体。

    十分钟过去了……

    柯南在不破坏痕迹的情况下,把尸体能看的地方都看了一下,站起身,绕着一角岩搜找。

    池非迟抽完了一支烟,收回视线,低头看脚下的岩石,突然发现岩石表面浮着的光芒比海面更晃眼,又抬头看海面,听着孩子们叽叽喳喳讨论。

    太阳怎么还不下山?

    冲矢昴无语跟着看大海。

    大海有这么好看吗?还是说,池先生其实是在思考?

    那他也想想线索,比如说那些刻痕到底是什么。

    二十分钟过去了……

    柯南转了一圈回来,右手垫着手帕,拿了一块表。

    “柯南,你到哪里去了?”步美出声关心,“害死那个大姐姐的坏人还在附近,你要小心一点哦!”

    “我发现那个大姐姐左手手腕上有戴手表的痕迹,所以就在四周找找,”柯南走到池非迟身前,伸手把找到的潜水专用手表往上递,“结果找到了这个!”

    冲矢昴若有所思地看向那块手表,猜测池非迟和柯南的配合是不是柯南调查、池非迟等着线索,“边缘磨损得厉害,手表表盘侧面的宽度,和岩石上的刻痕差不多,死者应该就是用这块手表在岩石上刻下了那些刻痕,不过很奇怪的是,表盘背后似乎还有英文字母有磨损,看起来还是故意磨掉的……”

    池非迟垂眸看了看眼中模糊成一团的手表,从口袋里翻出一个透明证物袋,递向柯南。

    请名侦探自己拿证物袋,装好一边玩去。

    柯南一愣,疑惑打量着池非迟,接过证物袋,把手表放了进去。

    他还以为池非迟会看一看这块手表呢,结果这么一脸冷淡地把证物袋甩给他是怎么回事?

    “池先生身体哪里不舒服吗?”冲矢昴出声询问,同时心里默默反思。

    好像是从来到这里之后,池先生就很反常,靠着岩壁一直盯着海面看,不吭声,不关注别的,而在那个时候,他似乎激动了一下。

    会是那个时候吗?

    他那个时候看池先生的目光是不是太过于危险,让池先生在思考有关于他的事?

    之前不止一次地差点被池先生看出他的异常,好不容易应付过来,要是因为刚才的失控,让池先生怀疑他,开始考虑怎么扒他身份,那就麻烦了。

    池非迟看向海面,“心里不舒服。”

    今天这夕阳落得太慢了,晒得他想自闭。

    “咦?心里不舒服?”步美仰头疑惑问道,“为什么啊?”

    “井田先生说,她就是那个神奈川有名的赤峰商社社长的独生女,”光彦看了看靠坐着的尸体,猜测道,“难道池哥哥以前就认识她吗?”

    “不认识,大概是早上起得太早,我有点累,”池非迟转身,往停泊渔船的一角岩另一边走去,神色冷淡道,“抱歉,我休息一下。”

    这太阳不落山就是不落山,他不熬了,再待下去,他担心他的眼睛迟早被今天的夕阳光给刺瞎。

    由于视物不怎么清晰,池非迟刻意放慢了脚步,看得灰原哀眉头微微皱了一下,和柯南对视一眼。

    柯南追上池非迟,用小孩子的语气喊着,“我看我们也回船上等警方过来吧!”

    “呃,好!”

    三个孩子连忙跟上去。

    冲矢昴若有所思地跟了上去。

    情况不对,他记得,池先生有精神方面的疾病……

    池非迟没有管身后的一串小尾巴,绕到岩壁后,低头看着被岩壁投下的阴影。

    眼睛花太久,果然还是有影响,一时半会儿还恢复不过来,不过好在视物慢慢变得清晰。

    灰原哀走上前,仰头看着池非迟冷淡的神色,轻声问道,“要不要上船休息?”

    池非迟点了点头,上船后就到了开船的船舱,走到椅子前坐下。

    井田跟进门,关切问道,“池先生,身体很不舒服的话,要不要我开船先送你去医院啊?”

    池非迟感觉进入室内之后,看东西又清爽了不少,“不用,我没事。”

    灰原哀走到椅子前,迟疑着问道,“你……你带药了吗?”

    药?

    池非迟疑惑了一瞬,反应过来,知道灰原哀问的是什么药,懒得解释了,“没有。”

    “我也没有带,”灰原哀从口袋里拿出药盒,低头翻找着药片,“不过我这里有两颗安眠药,你要不要吃一颗,在长椅上躺着休息一会儿?”

    池非迟看了看不宽的长椅,表示嫌弃,“不要。”

    “池哥哥……”

    见三个孩子围上来要发问,池非迟想想被追问怎么回事就头疼,抢先一步道,“抱歉,我想一个人安静待着。”

    “好啦,”柯南笑眯眯伸手,推着元太、光彦出门往甲板上走,“我们先出去,让池哥哥安静休息一下就没事了!”

    太阳一点点西沉,船被一角岩投下的影子遮盖。

    其他人走了之后,船舱里瞬间清净下来。

    非赤爬出池非迟的衣领,探头看了看围坐在甲板上一群人,“主人,要不要我去听听他们在说些什么?”

    “不用了,”池非迟冷漠脸,“多半是在讨论我是什么病犯了。”

    就算他说他没病,那些人也不会信,那不如耳不闻为净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甲板上,井田跟着一群孩子就地坐下,转头看了看船舱的方向,“池先生真的没事吗?”

    “是……抑郁症吗?”冲矢昴在一旁坐下,见孩子们看过来,连忙眯眯眼和气解释,“关于池先生的情况,我听博士说过一点,情绪突然低落,对事物丧失兴趣,会是抑郁症复发吗?”

    “不,抑郁症是长期情绪低落,非迟哥最近情绪还算稳定,他刚才也没有说什么沮丧的话,或者表现出沮丧悲观的态度,而且去复诊的时候,医生都说他恢复得不错……”灰原哀这么说着,也不太肯定,顿了顿,“像是情感淡漠、退出社交活动、言语减少、对事物丧失兴趣,这类症状的话,也有可能是精神分裂症发作,我看过相关的医学资料,在一些情况下,患者可能会跟现实失去联系,而且精神分裂症存在周期性的恶化和改善,也就是说,一段时间复发,一段时间缓解,通常没有特定的触发因素。”

    柯南想起在池非迟手臂上看到的刀伤,觉得灰原哀还是太乐观了,纠结着要不要把那个发现说出来。

    井田忍不住又往船舱方向看,“池先生他……有这种疾病吗?”

    灰原哀看了看井田,神色平静地帮自家哥哥说话,“有不少电影会把精神疾病患者描述得很危险,但大多数情况下,他们更倾向于选择退避和独处,至少非迟哥目前从来没有攻击别人的行为。”

    “啊,不……”井田一汗,挠头笑道,“我不是担心他会攻击我们,只是担心他的情况变差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那现在该怎么办啊?”光彦皱眉问道。

    柯南回过神来,思索着道,“他讨厌吃药,现在在海上,一时也拿不到药、见不到医生,他好像也只是想独处,我觉得最好不要让他觉得环境存在威胁,既然他想独处,那我们就在外面注意一下他的动向,别让他做危险的事,看看他的情况到底怎么样。”
没看完?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,将本书放入书架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